Tuesday, August 15, 2006

自游疯-暹粒篇

表上的时间指着一点钟,我玩着时光倒流的游戏,把时间调回到了十二点,缓缓地步下班机,深吸了一口气。这里有着一样的阳光,一样的天气,却蕴含着不同的文化底蕴,回头看看让每个人都能飞的庞然大物,它像是带着小小的生命,飞往大大的世界,述说这人世间的奥妙。在它的牵引下,吴哥探秘的门户随即为我打开。暹粒,一个通往吴哥遗迹的门户,门开启后,骤起的又会是什么曲目呢?

一个连年被邻邦国家侵略的国家,若能适时反击,收复失地,必将成为历史中难以磨灭的大事。用血与泪赢回来的荣耀,赋予了暹粒这地名的渊源。暹粒(Sieam Reap), 高棉语即[打败暹罗人]之意。十五至十八世纪时,暹粒与吴哥王朝(Angkor)一带被暹罗人所侵略,高棉人曾在此地打败暹罗人,故把此地命名为暹粒。然而,吴哥王朝还是于1431年被攻陷,高棉人唯有弃城南下,迁都今日的金边。



2006的暹粒,少了逃亡的忧郁,却添了几分华丽。柬浦寨政策上的改变,吴哥窟的修复让暹粒换上光鲜的外装。近年旅游业的发展,让好些暹粒居民通过观光收益,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。如同一般的第三世界景点,这里的标价也分两种,分别是外国人和本国人。一罐可口可乐售价一美元,但柬埔寨人只需0.25美元就能买到了。这做法让商家的收益增加,却苦了老百姓,消费水平的提高让暹粒人拖着沉重的脚步,追逐各自的梦想。我漫步在街头上,看看那街道上无助的小孩,行乞竟是童年的唯一色彩。望向街头的另一端,让地雷夺走完美人生的他们,依然在马路旁与现实搏斗着,此时,我仅是擂台上的匆匆过客,被冀望能给于他们活下去的能量。奈何僧多粥少,我只有百般无奈地坐上嘟嘟车,看看这城市,怎么有着这么多的矛盾啊!!!



嘟嘟车缓缓开进,把我的思绪带入了对Tonlé Sap的期待。绿油油的稻田,简陋的亚答屋,滚滚黄沙的路途后,那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,究竟还有多少我的未知呢?? 时而面积2,700平方公里,深一公尺;时而深九公尺,面积16,000平方公里。它有着感性的无规律起伏,也理性地孕育300万柬埔寨人的海产供应。有趣的是,当地居民懂得与它相处于感性与理性之间。雨季时,人们迁离湖水的拥抱,来到山上遥望那湖疯狂的咆哮。旱季时,回到Tonlé Sap,在那平静的湖面上,掀起一阵阵的涟漪。。。








十美金的代价,换来的是Tonle Sap的一探究竟。湖水依然是平静地流动着,只是参杂了几分的污浊。不同的是,柬埔寨人的强大生命力却实实在在地触动我的心房,面对如此恶劣的生活环境,他们还是咬紧牙关,继续熬下去,此时此刻的我,又怎能向社会妥协呢?



另一边厢,战火后的牺牲品又再度浮现于我的视线,我已无力伸出援手,今天的仁慈,也许是对他们明天的残忍。一时温心的布施,将一点点地培养小孩的惰性;望着我眼前的小女孩,辛勤地付出也许才是对人生最好的投资吧!!


回程的路上,少了那一份精力,却增添了多一份沧桑和感动。。。 暹粒这地方,果然有着不同的人编织着不一样的故事,面对明天的吴哥王朝对话,我又会和古文明有着怎样的互动呢??



我期待着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3 Comments:

Blogger Chen Jie said...

tonle sap lake really worth of visit, especially for urban kids like us ...

1:26 AM  
Blogger 赛柏拉斯 said...

终于看到你的游记了,那天应该在siem reap 举行同学会:p

6:19 AM  
Anonymous Anonymous said...

老兄,听说你将出国了,真的吗?什么时候会走?

2:47 PM 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